名  称    密  码    验证码      
  设为首页
 最新公告
  >> 分 类 导 航
【经典案例】
┝ 民事案件
┝ 刑事案件
┝ 知识产权案件
┝ 行政案件
【新法速递】
┝ 民法
┝ 刑法
┝ 行政法
┝ 经济法
┝ 商法
┝ 宪法
┝ 诉讼法
【法策论坛】
┝ 法策论坛
【业务服务】
┝ 业务服务
【青少年维权专栏】
┝ 政策法规
┝ 维权案例
  >> 超 级 搜 索
栏  目  
类  别  
关键词  
 站内搜索   网络搜索
  
  >> 热 点 文 章 TOP10
 浅论公司被吊销营业照后劳动关系的有无
 交通事故等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死亡赔偿金应如何分配?
 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的演变及启示
 青少年维权常识
 李刚之子李启铭交通肇事案一审判决结果发布
 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《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》(以下简称《规定》)
 张法水律师成功辩护案例:徐某贩卖毒品案
 张法水律师成功办理55起商户租赁合同纠纷案
 李某故意伤害获管制 律师辩护意见法院全采纳
 殷庆乾律师成功代理一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
  >>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

  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。
  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,请尽快与本站联系!

 经典案例刑事案件 → 网上盗Q币当何罪法检分歧大 ;学者:不能囿于法条
 查看方式: 查看:[ 大字 中字 小字 ] [双击滚屏]
网上盗Q币当何罪法检分歧大 ;学者:不能囿于法条
来源: 互联网 作者:匿名 发表日期: 2011/5/12 10:36:08 阅读次数: 1712 查看权限: 普通文章
4名高手利用网络电话入侵厦门电信声讯台的Q币充值系统,3天时间里共盗充价值9.8万元的Q币。犯罪嫌疑人落网后,检察院和法院对此案如何定性产生了分歧。检察院认为已构成盗窃罪,而法院却认为应定性诈骗罪。近日,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4被告人因诈骗罪分别获刑。

  网上套取巨额Q币拿去卖钱

  2006年3月16日,IT人士闫某、张某前往成都拜访同行唐某。在聊天时,来自厦门的张某提及,厦门固定电话拨打168充值系统充值Q币“无需密码认证”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闫某随即想出一个点子:通过网络虚拟一个厦门固定电话,拨打168充值系统来套取Q币,然后再将Q币拿去卖钱。
  唐某对此也有兴趣,他安排公司员工梁某利用公司设备与闫某进行技术测试,张某则先行返回厦门。经过配合,4人终于成功虚拟了厦门固定电话并测试成功。一切安排妥当后,梁某让张某购买6张小灵通卡,并设置呼叫转移,同时雇人通过网络虚拟厦门固定电话号码段,不间断拨打厦门的8个小灵通号码,进行Q币充值。短短3天时间里,他们共盗打该系统转至声讯台6000余次,其中成功盗打5000次,充值金额达9万多元。
  梁某则负责在网上寻找专门收购游戏币的买主,将盗打电话所获得的大部分Q币以3折的低价出售。之后,他们将卖得的2万余元赃款分掉。厦门电信公司很快发现168充值系统异常,立即通知腾讯对此展开调查。2006年4月13日,张某主动投案,其余三人随后落网。

  检法两家对如何定罪起分歧

  闫某等人被捕后,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检察院以盗窃罪提起公诉。但法院却认为闫某等人并未构成盗窃罪,而是构成诈骗罪。法院最终判处闫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,唐某、梁某、张某则分别获刑四年三个月,三年六个月和两年。
  一审宣判后,思明检察院以“适用法律不当、定性错误”为由提出抗诉。检察院指出,闫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秘密手段盗用他人固定电话号码充值Q币,造成固定电话用户电信资费损失,而固定电话用户对此并不知情,不存在因认识上错误而“自愿”交付Q币,应该定性为盗窃罪。
  但厦门中院终审驳回了检察院的抗诉。中院认为,盗窃罪和诈骗罪的区别在于:盗窃不需要财物管理人、所有人的配合就可以完成;而诈骗罪是由于财物管理人、所有人虽知情但基于错误的认识而将财物交给他们。
  本案二审主审法官余强分析说,168充值系统是一个开放的、具有识别交易信息及充值Q币能力的人工智能平台,其代表电信公司与固定电话用户实施Q币交易行为。被告人实现犯罪目的的关键手段,正是利用虚拟的厦门固定电话号码,冒充固定电话用户身份进行Q币充值,致使厦门电信168充值系统在没有开启二次密码认证的情况下,无法对充值主体进行有效识别,从而错误地将充值主体确认为真实的厦门固定电话用户,以致最终错误地交付Q币。这一事实说明,这种对具有人工智能的充值系统使用虚假信息而获取财物的行为,正是利用168充值系统低级的识别能力,采用了“欺骗”的手段,使其信以为真,错误地与行为人达成交易,从而交付Q币。该情形符合诈骗罪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,而与盗窃罪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相悖。

  司法不能仅仅局限于法条

  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健雄认为,区分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关键在于,行为人是采取秘密窃取的方式取得财物,还是采用欺骗手法使财物控制者受骗,而产生处分其财物的意思和行为。本案中,4名被告人是通过“欺骗”充值系统与其交易从而获得Q币。充值系统是代表其设置者与充值者进行交易的,因此它的处分行为可视为设置者的处分行为。被告人貌似欺骗充值系统,但实质上受欺骗的是设置者。据此,厦门中院才认定被告人构成了诈骗罪。
  黄健雄说,本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备受瞩目的“许霆案”。不同之处在于:本案中,充值系统错误支付Q币并非因为系统故障,而是因被告人恶意冒用他人身份进行欺骗。“许霆案”中,ATM机错误付款是因许霆利用了ATM机系统故障超额支取而导致的,许霆使用自己的银行卡支取,并无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从而“欺骗”ATM机的情形。
  黄健雄指出,“许霆案”存在许多我国司法界以往从未或是极少遇到的特殊情形,法学界对其中存在的学术问题也未有统一见解,所以从是否属于犯罪到定罪罪名再到量刑轻重都存在讨论空间。闫某等人窃取Q币案也提醒法官:司法不能仅仅囿于法条,重视判决中的学术分析,并结合社会现实进行审理才能得到大众理解与尊重,法律方能彰显公正与威严。
  郭宏鹏 江俊涛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   法制网   法制日报

上一篇:殷庆乾律师成功代理一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
下一篇:抢劫案例:抢劫六元 换来徒刑两年
 【公共评论】[目前共有0条评论] [发表评论]
暂时还没有评论
第0页,共0页,共0条评论
   
   
版权声明 | 网站管理 | 会员注册 | 超级搜索 
 
Copyright© 2005-2010 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, All rights reserved。
站长:张法水 建站时间:2009-3-19 Powered By:Fclawyer
[鲁ICP备09019238号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