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  称    密  码    验证码      
  设为首页
 最新公告
  >> 分 类 导 航
【法策动态】
  >> 超 级 搜 索
栏  目  
类  别  
关键词  
 站内搜索   网络搜索
  
  >> 热 点 新 闻 TOP10
 张法水被济南市委、市政府评为全市普法依法治理工作先进个人
 张法水参加省人大立法咨询会议
 张法水律师被评为济南市历下区“十大杰出青年”
 济南市律师协会行政业务委员会召开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
 张法水律师应邀为山东省军区官兵做法制讲座
 张法水律师被评为“历下区妇女儿童工作先进个人”
 张法水受聘担任山东省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员
 经济导报发表张法水关于“以股权转让之名行借贷之实”现象的评论
 原山东省军区副参谋长、德州军分区司令员张志河等一行三人来我所视察指导工作
 张法水律师参加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法规清理座谈会并做专题发言
 站内新闻法策动态 → 大众网发表张法水对治理“小饭桌困局”的三点建议
 查看方式: 查看:[ 大字 中字 小字 ] [双击滚屏]
大众网发表张法水对治理“小饭桌困局”的三点建议
来源: 大众网 作者:王宗阳 姜洋 赵兵 樊思思 发表日期: 2015/9/28 14:07:01 阅读次数: 1272 查看权限: 普通新闻
谁动了我的“饭” 济南社区小饭桌“封杀门”困局

来源:大众网   作者:王宗阳 姜洋 赵兵 樊思思   2015-09-28 09:06:00

近日,济南逸城山色小区对24个“小饭桌”下逐客令成为家长、业主关注的焦点。大部分学生家长无法做到中午接送,在学校不提供食堂和托管服务的情况下,将孩子送到私人开设的“小饭桌”也实属无奈之举。

□大众网记者 王宗阳 姜洋 赵兵 樊思思

近日,济南逸城山色小区对24个“小饭桌”下逐客令成为家长、业主关注的焦点。一个只有5栋楼的小区开了24个“小饭桌”,这么多天真烂漫的孩子吵闹扰民在所难免,逐客令一出,学生家长们急了:“‘小饭桌’真要是都没了,这么多孩子的吃饭问题咋解决?”9月25日,大众网记者兵分多路,采访了多个小学附近“小饭桌”、托管班,调查如何解孩子们的“饭愁”。

  11点30分,在济南市东方双语实验学校附近的羊头峪路上,不少孩子下课前往小饭桌吃饭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社区小饭桌遍地开花,多数没资质存在安全隐患

  近日,南逸城山色小区业主难耐其扰对24个“小饭桌”下了逐客令。不仅如此,有媒体还报道称,离逸城山色小区不远的黄金山水郡小区,对社区“小饭桌”也采取过严管的措施。比如为了不让“小饭桌”的孩子进门,小区甚至采取了进门得看购房合同的措施。至于原因,同样是因为孩子们太“闹心”。

  租金、水电费低等原因,居民楼里普通的住宅改成“小饭桌”已经成了常态。以市中区为例,9月初市中区食药监局公示的“小饭桌”共342家,几乎都在居民楼里。比如邮电新村,原本就不大的一个小区竟容纳了34家“小饭桌”。而记者从济南12345市民热线了解到,仅22日和23日两天,这里就接到关于“小饭桌”的咨询和投诉16件。其中反映“小饭桌”扰民的有7件,占到总数的近一半。市中区一位市民反映,二七新村一家“小饭桌”每天中午声音很大,严重扰民;历下区甸新东路中国银行宿舍院内则有七八家“小饭桌”,居民称孩子太吵闹;住在海尔绿城的市民王先生也表示,小区好几栋居民楼里都有“小饭桌”,周围住户很不满意……

  社区小饭桌除了吵闹,在卫生、安全、从业人员资格等方面都存在问题,这也让很多家长揪心。在济南市东方双语实验学校附近的羊头峪路上,有多家社区小饭桌。25日中午,大众网记者来到学校北侧的一家“小饭桌”采访,一位女负责说,他们这家“小饭桌”是附近经营历史最长的,已经六七年了。她们是独户的民房,一楼开出门头来作为学生们的餐厅,后面是孩子们睡觉的地方。大众网记者在里面转了几圈,并没有发现食药部门出具的营业资格证。该女负责人表示:“我们这就是开在小区里,做家常饭的,这么多年了没有问题。”

  小区内的居民告诉记者,最近几年附近社区“小饭桌”遍地开花,扰民是个问题,而资质问题则让更让学生家长们担心。大众网记者走访了东方双语小学附近另外2个“小饭桌”,以及解一小附近的3家社区“小饭桌”,其中3家都没有营业资格证。这些社区小饭桌价格都在500元左右,包括了中午吃饭和休息。虽然“小饭桌”负责人都表示家长可以随时参观后厨,并作出了种种承诺,但没有资质,不少家长仍不放心。

  “小饭桌”的安全隐患则让人揪心。而随着“小饭桌”的兴起,“小饭桌”逐渐从老居民小区向高层建筑为主的小区转移。“小饭桌”“藏身”高层建筑已不罕见。大众网记者采访发现,“小饭桌”少则有二三十个学生,多则近百人,形成一个儿童集中的公共经营场所,这样的场所却没有消防措施或安全措施,一旦发生火灾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小饭桌少则二三十人,多则上百人,安全问题堪忧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规范的托管班挺好,价格高数量少难普及

  据大众网记者初步统计,在燕山小学附近附近开办了20多家“小饭桌”、托管班,每到放学,都会有他们的工作人员来学校门口领学生。有家长告诉记者,如果经济宽裕,还是选择托管班。与普通“小饭桌”相比,托管班在管理和服务上更加规范。

  中午11点40分,记者来到甸柳新区五区某连锁托管班,此时,托管班的学生都已吃过午饭,准备上床午休。该托管班位于居民楼的二楼,负责人刘女士(化名)向记者介绍了他们的托管班,她说:“这个屋里全是一年级的学生,大约20人左右,每个屋里都有专门的老师负责看管。”记者看到,该托管班是租用的一间三室一厅的房间,学生住宿的屋子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,每个屋有5张上下铺的木质床,最大的一间屋子被当成了供学生上课写作业用的教室。

  刘女士所在的托管班,是近年来出现的公司化运作“专业托管班”。专业托管除了提供接送、饮食、午休等,更强调学习辅导。刘女士介绍,她们的托管班是全国连锁,全国有110多家加盟校区,分布在山东、河北、安徽等10多个省市区。“我们有全托、日托两种选择,价位分别是977元、700元。”刘女士说,除了午间休息、提供午餐这些基本的服务之外,他们还有特色的专业课程,“我们的环球LEV课程,主要是提升孩子的认知能力,确立正确的世界观,而且,这些课程都是免费的,只要在我们这里报名,就可以参加”。

  与刘女士的托管班一街之隔的一座二层小楼,也被一家托管班租赁下来。记者看到,在托管班的二楼,有两间布置得古色古香的教室,墙面上都贴有学生的书法作品和作文,学生宿舍也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,有老师在专门照看。负责人李女士介绍,该托管班全托的费用在1100元,还可以报名其他特色学习班。

  对此不少家长向记者表示,托管班很高端,但是价格比较高,数量也少,另外中午孩子的管理是个问题。他们很希望学校能办个实惠一点的,由老师中午看着,他们也更加放心。

  大部分学生家长无法做到中午接送,在学校不提供食堂和托管服务的情况下,将孩子送到私人开设的“小饭桌”也实属无奈之举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“小饭桌”是双职工家庭刚需,济南多数学校停办“小饭桌”

 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选择“小饭桌”的孩子,父母大多是双职工。有的老人不在济南,有的则是因为老人年纪太大,一天4趟接送、还得买菜做饭太累。“如果家里经济条件再好一些,我不会选择让孩子上‘小饭桌’,而会选择给她雇个保姆。”省城一小学家长告诉记者。4年前,孩子上学前,在考察了好几家“小饭桌”之后,她就曾跟丈夫商量,能不能为孩子雇保姆。“‘小饭桌’都很挤巴,一个挨着一个,空气流通性也不是太好,吃的也不是花生油,而是调和油。我们曾找过保姆,一个月下不来2500元。毕竟是工薪家庭,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‘小饭桌’,一个月600元。”

  “我们也不愿让孩子到又挤又乱的居民楼‘小饭桌’,要是学校能有‘小饭桌’,谁还把孩子往校外送。但是如今济南的小学,还有几个学校办‘小饭桌’?”一位家长向记者抱怨。

  济南还有没有学校办的“小饭桌”?大众网记者从济南市教育部门了解到,今年经五路小学、舜耕小学等学校都不设校内“小饭桌”了,营东小学今年一年级新生也不再设校内“小饭桌”。

  早在2009年教育部门就曾要求取消校内“小饭桌”,之后很多学校也逐步取消。取消校内“小饭桌”的原因是“这不在义务教育收费项目之列”,学校的主要职能是教学,开办“小饭桌”终究不属于义务教育的职能。

  济南市教育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办“小饭桌”是一种经营行为,属于一种社会职能。从《教育法》规定的学校的权利义务上,学校办学标准及功能定位上,城市普通中小学都没有开办“小饭桌”这一职能。“我们首先要满足教学用房的需求,很少有学校能拿出多余的空间去办‘小饭桌’;而且从人员编制上,也没有‘小饭桌’管理人员岗位。”

  一位小学校长告诉记者,以前曾有学校为方便学生用餐、满足家长需求,开设了校内“小饭桌”。但不论是公司配餐还是其他方式,从食品监管到学生管理都牵扯大量精力,以现有的师资配备来看,很难坚持下去。“提供午餐的话,还要考虑午饭、午休的场地,还有厨师、卫生等多方面的问题。”学生中午留校,每个班都需要有专门的老师值班看管,学校师资达不到,老师中午无法午休,影响教学。因此,不少学校决定不再设立校内“小饭桌”。

  不少社区小饭桌方便了孩子就餐。(记者 王宗阳 摄)

  “饭愁”如何解决?专家建议由政府牵头,扶持专业托管机构

  “‘小饭桌’问题解决不好,学生中午会吃不好、休息不好,肯定会影响到学习成长。”山东省政协委员、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法水对此分析说,“小饭桌”看起来只是一顿午餐,却是个关系教育、民生的大问题。针对近期济南出现的“小饭桌”扰民遭业主下逐客令等现象,张法水表示,一方面,居民小区内开办“小饭桌”的确既扰民又存在安全隐患;另一方面,大部分学生家长无法做到中午接送,在学校不提供食堂和托管服务的情况下,将孩子送到私人开设的“小饭桌”也实属无奈之举。

  负责托管班的刘女士介绍,公司化运作的托管班由于规范化运营,房租、人员等成本高,无法与社区“小饭桌”进行竞争,无法大规模发展,亟需有关部门进行扶持。

  根据2011年公布的《山东省学生“小饭桌”食品安全监督管理暂行办法》,“小饭桌”的监管由各级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管部门具体负责。但单个部门难以对数量众多的社区小饭桌进行有效监管。济南市对“小饭桌”评星的办法值得借鉴。济南市对“小饭桌”进行星级评定,动态管理,将涉及食品安全的各项标准整合成人员制度、环境消毒、设施设备、采购贮存和加工制作五大项36条,每项各条全部符合标准的“小饭桌”,执法人员可以在公示栏对应的位置贴上一颗星,以便学生家长一目了然,便于公开监督。

  张法水认为,从某种程度上说,愈演愈烈的“小饭桌”矛盾是相关职能部门长期缺位的必然结果,要彻底解决问题,还是需要政府部门明确责任,适当扶持,有效监管。张法水建议,一是对现存于居民小区内的“小饭桌”进行整改规范,经协商同意搬迁的经营者,可引导其到沿街商用房等地重新开设,缓解扰民问题和安全隐患;二是部门牵头,采取高标准、严要求,扶持有实力、有资质的企业建立一批托管机构,政府可在政策、税收、场地等方面提供优惠,同时加强监管,保障托管机构的食品卫生安全和规范运营;另外,可以划拨专项资金支持学校完善相关设施,通过社会企业配餐与学校托管相结合的模式,让孩子们在校内就餐、休息,不仅便于监管,家长们也更放心。

上一篇:热烈祝贺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中标山东省省直单位定点律师事务所
下一篇:齐鲁电视台播出张法水对济南动物世界禁带食物入园规定的评点
 【公共评论】[目前共有0条评论] [发表评论]
暂时还没有评论
第0页,共0页,共0条评论
   
   
版权声明 | 网站管理 | 会员注册 | 超级搜索 
 
Copyright© 2005-2010 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, All rights reserved。
站长:张法水 建站时间:2009-3-19 Powered By:Fclawyer
[鲁ICP备09019238号]